404 Not Found

404 Not Found


nginx
首页 > 新闻备份 > 正文

为修建焦枝铁路而战斗的宜昌人

核心提示:     热烈庆祝焦枝铁路会战任务胜利完成通车。(资料照片)    从光绪29年开始,宜昌人的铁路梦一做就是几代人。梦中有惊喜和忧愁,有愤懑和悲痛。1971年7月28日,焦枝铁路鸦宜支线全线铺轨通车,第一列火车开进宜昌城,68年的铁路梦终于变成现实。宜昌人修建焦枝路实现梦想,留下许多动人的...

 

  热烈庆祝焦枝铁路会战任务胜利完成通车。(资料照片)

   从光绪29年开始,宜昌人的铁路梦一做就是几代人。梦中有惊喜和忧愁,有愤懑和悲痛。1971年7月28日,焦枝铁路鸦宜支线全线铺轨通车,第一列火车开进宜昌城,68年的铁路梦终于变成现实。宜昌人修建焦枝路实现梦想,留下许多动人的故事传颂至今。

建设宜昌需要铁路 修建铁路需要宜昌

    焦枝铁路北起河南焦作,南至湖北宜都枝城,跨越黄河、长江和汉水,全长772公里。是一条由北向南贯穿豫西和鄂西的重要战略干线。焦枝线和枝柳线连接,构成我国铁路运输南北方向第二条大动脉(枝柳线1970年动工,1978年通车)。鸦宜支线是焦枝铁路密不可分的一部分,既是支线也是干线。
   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,中央制订了“国防建设第一,加强三线建设,逐步改变工业布局”的方针。俟后,铁道部第四设计院勘测和设计焦枝铁路线路。大桥局在枝城附近的长江水域上架起钻机日夜不停地进行地质勘探,1965年11月26日,我国第四座长江大桥——枝城大桥(代号701)正式开工。
    许多国防工厂、三线单位和中央直属企业遵照毛主席提出的“靠山、分散、隐蔽”的原则,来宜昌选址、投资和建厂。1966年初,7007、388、502、288、6661、6663和8661率先来宜。1967年前后,137厂、515厂、238厂、403厂、404厂、612厂、809厂、827厂、066基地、22公司和710研究所等单位先后落址宜昌,宜昌成为三线建设重要基地。毛主席赞成的葛洲坝工程开工在即,三线单位和中央直属企业的各类物资急需运抵宜昌直达工厂。兴建焦枝铁路鸦宜支线迫在眉睫,刻不容缓。
    在动乱不止、派性林立的岁月里,解放军的威信高。国务院、中央军委决定:焦枝铁路工程由铁道部军管会牵头,武汉军区指挥。河南和湖北两省革委会、省军区、国家计委、建委、物资部、水电部、商业部以及铁道部第四设计院第四工程局、大桥工程局、郑州铁路局等单位协同作战。统称为焦枝铁路大会战。

八十万农民工会战焦枝铁路

    1969年8月16日至23日,铁道部军管会奉命召开会议,研究部署兴建焦枝铁路的各项工作。河南和湖北两省负责人表示在1969年冬1970年春,冬播前后分两批投入80万农民工(河南42万,湖北38万)参加会战,一举完成全线土石方、中小桥涵、短隧道等工程。经协商议定,1969年11月1日全线开工,争取在1970年底,最迟于1971年5月1日前焦枝铁路全线铺轨通车。
    武汉军区副司令员孔庆德担任总指挥,总指挥部代号4001。河南和湖北两省分别成立指挥部。湖北指挥部下设襄阳、荆州和宜昌三个分指挥部。宜昌分指挥部代号4063。粟侠辉担任指挥长,统帅当阳、宜昌县、枝江、宜都、咸宁和黄冈六个民兵师十万大军。
    参加会战的农民工以县为单位组建民兵师。实行军事化管理,按部队编制序列由师到班分级管理,连队建立党支部,排有政工员。实现行动军事化,起床有起床号,收工有收工号,熄灯有熄灯号,上工收工要列队。施工战斗化,施工现场就是战场,跟打仗一样服从命令听从指挥,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。生活集体化,以班、排、连为单位集中住宿,集体用餐,外出要报告。
    宜昌分指挥部负责修筑从当阳沮河南岸到枝城车站80公里长的铁路线;要修建7座大桥、4座中桥、18座小桥、373孔涵洞、1孔短隧道;协助大桥局三处完成沮河和漳河两座特大桥的建设任务。

兴山民兵团劈山采石立大功

    兴山民兵团隶属宜都民兵师。1969年11月初,参战农民工到县城参加学习班。学习毛主席著作“老三篇”,抓思想落实;按行政单位编排营、连、排、班,官兵见面搞好组织落实。随后,在师政委王天福的带领下,兴山民兵举着红旗,胸佩红花,背着行李,扛着工具,挎着干粮,手捧红宝书走出大巴山,乘船离开西陵峡。11月10日到达城,第二天便投入施工战斗。
  劈山采石首战枝城大山。枝城的大山在神勇的兴山民兵眼里是一些小山包。他们徒手攀岩,悬在四五十米高的山上,一人掌钎,一人抡锤自由自在。凿炮眼、填炸药、装雷管、牵引导火索、点火放炮技术熟练。一阵炮响山崩地裂碎石一片。
  为提高工效他们寻找岩石的脉络就势深凿炮眼。炮眼越深泥浆也越多,清理炮眼费工费时,勉强装药易成哑炮,浪费大危险大。遇到困难他们从“老三篇”里找答案,以“完全彻底”为尺子,以“两个极端”为镜子,以“老愚公”为榜样。找来一批细竹子,做成竹筒,把竹筒放进炮眼深处,嘴巴含住竹筒用力吸不松气取出竹筒倒掉泥浆。此法十分有效,如果吸气的力度把握不好,会把又苦又涩的泥浆吸进嘴里吞进肚里。久而久之,两腮酸疼,面部红肿,嘴唇流血。他们在“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”的精神鼓舞之下战胜自我,在高山悬岩上冒着生命危险苦战两个月,开山采石三万多方,提前完成采石任务。兴山民兵团立下大功受到指挥部的表彰。

白洋民兵团苦战烂泥湖

    白洋民兵出师首战烂泥湖。烂泥湖是一口长200米,宽20米,深不见底的淤泥湖。本地老人讲:这个淤泥湖从古到今谁都不知道它到底有多深。老人的祖辈曾在这口湖里耕过田,连人带牛陷进淤泥中,找来几架梯子把人从湖里救出来。从此以后,没有人敢下淤泥湖。寒冬腊月湖面结冰看上去十分坚硬。一位冒失的青年民兵下到湖边踩进湖里,扑哧一声两脚陷进淤泥之中,不动则已,一动身体迅速下沉,立马淹没大腿。无奈之下俯卧湖面被人拉上岸来,全身上下一片漆黑。
    按照施工要求:先清除段面以下8000多方淤泥,在风化的土层上浆砌一堵250米长的挡土墙,铺垫一条250米长的卵石盲沟,再回填新土夯实压平构筑路基。工程技术人员到现场勘查建议改线。指挥部的领导来到现场拍着毛营长的肩膀说:“老毛啊!天大的困难你也要给我攻下来,没有困难要你们这些党员干啥?”营部召开党委会决定成立以共产党员、共青团员为骨干的突击队。各连抽选9名精干的民兵组成突击队,全营6个连,72名突击队员下淤泥湖挖泥。
    为保证安全,营部发动民兵找来100方卵石和烂砖集中抛填形成基地。突击队员6人一组依次轮换下湖挖淤泥。卵石烂砖高低不平划破脚擦伤腿,轻伤不下火线继续战斗。淤泥装进撮箕传上岸,撮箕里的泥巴好进不好出,倒掉一小半粘连一大半,连敲带磕始终倒不完。水洗撮箕是好办法,挑一次淤泥洗一次撮箕。首次交锋打开了局面。
    第二天,淤泥卷土重来掩埋基地,一切又得从头开始。收工前,突击队员在基地周围钉木桩安装挡泥板。一夜之间淤泥成了“还乡团”,几百方淤泥压垮挡泥板,把新开辟的基地全部掩埋。突击队和烂泥糊多次交锋多次失败,失败之中孕育着胜利即将到来。
    突击队员学习愚公挖山不止的精神,他们提前上工推迟收工。突击队长方目台脚被刺伤鲜血直流,带领队员大战塌方不下战场。突击队员在他的精神感召下愈战愈勇,苦战五十多天终于拿下了烂泥糊。春节前白洋民兵转战顾家店,投入了新的战斗。白洋民兵团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的精神受到省军区的表彰。

宜昌人无私支援铁路建设

    鄂豫两省八十万民兵艰苦奋战8个月,至1970年7月1日焦枝铁路全线铺轨通车。1970年7月下旬,正线长36公里的鸦宜路全线开工。宜昌9个民兵团以及孝感和恩施两个民兵师负责修筑铁路。湖北水利工程团的四个团修建桥梁。1971年7月28日鸦宜支线全线铺轨通车。焦枝铁路鸦宜支线顺利地全线铺轨通车,得益于宜昌人无私的支援。
    黄冈和咸宁的民兵远离家乡到宜昌修铁路,宜昌人激动不已。从紫荆岭到枝城大桥北,20多公里长的铁路沿线,贴满了标语,挂满了红旗热烈欢迎两地民兵来宜参战。铁路沿线的宜昌人,一家老小挤偏屋、住破屋,腾出正房、大房和好房,新婚夫妇让出新房给两地参战民兵住。社员曹志珍五间房腾出四间打扫干净欢迎两地民兵入住。为了让两地民兵能吃上新鲜菜,各大队抽出专人种菜保证每天每人供应2斤菜。为两地民兵提供60万斤稻草御寒过冬。
    远安县一位下肢瘫痪的青年杨兆元,几个晚上不睡觉,给全大队上路的民兵一人打了一双草鞋。出发前他将草鞋送到胸戴红花的民兵战士手中。
    宜昌县直机关干部为支援宜昌师提前完成任务,人人动手个个参与,用了两天时间赶制手推车250部,170人推着车深夜出发,步行90多里路,把车送到工地。
    宜昌市木器社获悉会战工地板车架不够用,主动利用边角废料,抽调能工巧匠花了三天时间赶制出1000多套板车架送到工地。
    1970年9月,宜昌市原十二中校长周克斌,号召师生支援鸦宜铁路。初一新生向校长请战:编撮箕支援铁路建设。学生的请求得到校长支持。为了采集撮箕圈,李祥林等青年教师带领100多名初一学生,清晨过江,从镇川门徒步走到下牢溪,上山砍棵枝。像解放军扛枪一样,每人扛一捆棵枝徒步返回。返回学校已是万家灯火。女学生余春秀回家的路上旷无人烟,她高声唱歌回到家中。师生同心合力奋战十天,500多对撮箕送到鸦宜铁路工地上。500多对撮箕来之不易,有人受伤有人生病,十一二岁的少年为修建铁路奉献血和汗,无怨无悔。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阅读
关键词: 加息 土地出让
责任编辑:6448478
0